千と千尋の神隠し

《攻壳机动队》和《千与千寻》我是在去年的时候看的。当时还写进了自己的BLOG里。一起看这两部风格完全不同的东西,就能对日本的东西产生很奇怪的想法?先来说说千与千寻的内容吧。

10岁少女千寻因好奇闯入一条神秘隧道,在另一方发现一个无人居住的不可思议之镇。不安的千寻想尽快离开,无奈贪心的父母却在一食店内疯狂偷食,千寻唯有独自游荡,途中看见大群精灵和幽灵四处出没大吃一惊,欲通知父母之际却发现他们变成了大肥猪……!千寻逃走,身体竟开始变成透明,快要消失。

此时,一个叫白的男孩出现并救了她,更告诉她这个镇是精灵栖息的世界,人类是不许进入的,若要生存必须遵守两个条件:首先要为掌管镇中大浴场的魔女汤婆婆工作,第二要被她剥夺名字,千寻被夺去一字,成为千。一向孤独的千在大浴场工作时认识了很多「朋友」:指导她工作的小玲、负责煲洗澡水的锅炉爷爷、煤炭屎鬼、入侵浴场捣乱的无面男以及各式各样的客人等,每日都遇上超乎想象的奇幻事情,令她对生活有很多新体验。

  一天,千发现一条受重伤的白龙,原来是白的化身,他为到汤婆婆死对头姐姐钱婆婆处偷宝物而受袭,汤婆婆儿子与仆人更被变成老鼠及小鸟,千为救白竟胆敢与汤婆婆交易 — 救回其儿子,条件是让她父母变回人类及返回原来世界……

  就是这样一个瘦小女孩,千寻面对困难慢慢站了起来,她从最初失去父母时惊吓哭泣,甚至害怕白龙帮助的普通现代少女,到学会独力工作、挽救白龙,又从魔女面前毫不气馁地拯救回父母,这样的蜕变经过远比成年女主角遇到挫折时的尖叫可爱得多。

  千寻“有限、简单”的遇险经历,反而提供给我们一个真实、充满余味和自省的幻想空间。居住过平房的孩子,谁没幻想过雨后水洼里跳出条鲤鱼。当看到千寻为肮脏的罗神冲澡,结果冲出一大堆污秽的破抹布、废旧自行车时,我们是否意识到宫崎骏的环保主题依旧常青,他虚晃带过的一笔谴责之色已经让人无地自容。千寻的神幻历险是如此的平实,以至于每个成年人都能从她的泪水和欢笑中看见自己的童年回忆。

生命力的发掘来源于与社会的沟通,互助和关爱是打破孤独、寻回自我的钥匙。不知有意还是巧合,主人公的名字,也叫做千“寻”,一个“千”字,透着些许不易和艰辛。但结局的完美,是宫崎骏的浪漫主义的总结,也是他对于现世社会的寄托和期望。

有时候我就在想,日本人是不是给了太多期望给孩子?在我们长大的时候,我们还是不如一个孩子勇敢么?那么是什么让我们变的不在勇敢不在单纯,不在有那么多的勇气面对这个社会呢?攻壳机动队里也提到了一个孩子。一个Robt的原型。我觉的他们只是提出来了问题,对于未来我们人类到底到如何对待robot,根本就没有给出方法。结局也是不如千与千寻的那样完美。

也许动画作为一种对现实社会,这个“万恶”的社会的表现形式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不错的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