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幸福是你想要的

什么样的幸福是你想要的

自我的他性

作者: (美)流心
isbn: 7-208-05155-0
页数: 177
定价: 22.00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年: 2005-02

昨天去了三联淘书,没有自己想看的新书,小说拿了一本又一本都没有一点点儿的阅读的欲望.

最后瞧见了这本书,然后一口气看完.出来找地方吃饭,又伤了我好久.思考还在继续,我喜欢这种感觉.


==================
简介:
在《自我的他性》中,流心以华南某一沿海城市的商业实践逻辑作为研究对象,通过对三类人(官员、商人和小姐)作民族志描述,阐释他们所讲述的有关自我或他人的故事,从而揭示当代中国的自我结构。
本书的特色在于,进行以城市空间为分析对象的田野工作,或明或暗地对以村庄为分析对象的人类学研究的经典模式提出批判,民族志描述的焦点不再是人们的实际经验,而是他们讲述的故事。当代中国正在经历一场剧烈的变革,在变革中,中国人的性格发生极大的变化,他们随时改变自己,甚至很容易就能在性格上变为另一个人,这就是作者所说的自我的他性。

==================

自我的他性

序摘 □[美]流心
  作为一本“当前史”的民族志,本书编写了当代中国的自我系谱。如福柯所述,现在的历史是解构而后建构的行动,是将理论和故事的原有要素投射到当下的智识背景中。这就好比当(富裕的)族人新修的祠堂形成一种崇拜、进而促使家族发生新的分化之后,华南家族组织的重修系谱。我借助自我系谱这一术语,来考察当代中国情境下,在自我呈现的“联结结构”内部发生的错位。自我呈现——可宽泛地理解为追问“何为善好(生活)”——构成了我们存在的可能性所依生的道德空间,同时又被这个空间建构着。
  我认为,中国当前正在经历一场道德地震。我们虽不知道有多少善恶之厦将土崩瓦解、未来的道德面貌又将如何,但足以确定的是,中国社会的道德景象将有别于以往几十年的情形。我试图捕捉这变化,探寻新中国善好(生活)之本的转换,追述人们的理想,并重点解析浮现在日常生活实践中的一种特殊的时间概念。本书浅略描绘了一些新近出现的人物,其所凭依的伦理基础与当代中国的历史背景既熟悉又陌生。
  这背景是诸种历史力量的存仓。这些等级性的、弥散的力量至关重要,维系着组织与制度在日常实践中的权力。它们环环相扣,又存高下之分、主从之别,彼此互不对等。在每一种力量的内部,集结着社会与文化的要素。作为其中的构件,这些要素形塑出了特定的力量。各力量的结合又进而组成既定历史时刻独特的社会体系。在某时某刻,所有可能的力量衍生出了某些要素,自我的结构便是这些要素在特定历史处境下的(再)结合体;自我系谱由几个结构整体一统而成。本书的宗旨,即捕捉这些要素与力量在当代中国的(再)结合。
  本书力求提供关于现代中国经验的人类学解读,并以一种正在生成的特定存在模式作为论述的核心。就理论旨趣而言,这是我的前作——《在自己的阴影中》(Liu,2000)——的续篇,只不过主题有别(那是对陕北农村的日常生活所进行的民族志考察)。现代中国经验对于社会科学研究者来说仍是一团迷雾,解谜的工作迫在眉睫,这不单纯是“另类现代性”的问题,而是迈向对我们自身的本体论诠释必走的一步,并且是以深厚的历史感为前提。因此,这本质上是对雷蒙德·威廉斯(RaytnondWilliams,1977:128)所说的“情感结构”的历史考察。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取向,在改革后的中国社会甚为流行;与此相反,我关注的不是转型的物质条件,而是话语空间的构型,它影响着那些关于自我和他人的故事得以讲述的方式。

==================

我的感想

首先我没有想到的是外国人对中国人都有这么深度的认知,小时候一直到现在我都很渴望一下子掌握住事物的本质.希望所有的问题都有一个可以解决的捷径.后来才发现这样是不太现实的.

哲学家并不是那么好当的.

这本书确实给了我另外一种阅读的体验.可以把人类学这么听起来很枯燥有东西可以讲的那么有趣.可以让我一口气的看完.真是痛快.

对于书本上的东西.也有很多给了我很大的震撼.作者自己也说这只不过是一个瞬间.不可能代表所有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

社会的主体不完全是他们-官员、商人和小姐-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确实的在左右着这么一个社会.对于一个涉世不深的学生来说,当中的很多人的观点和想法着实还是让我很是吃惊的.而且一大部分人在90年代初的时候就可以得出来一些今天在我周围的一些人可能还都没有形成的一些论断.可能华南和北方真的有很大的差别.在一些方面,如果不是有了现在更发达的资讯交流的手段,真的很难以想像.经验真的是要用血和泪才能换的而来的.

然后余下的就是对当下这个社会的一些思考.为什么还是为什么.有了钱不一定幸福.没钱一定是不会有太多的幸福.钱在哪儿,谁可以以最小的代价得到最多的钱,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是什么?记的里面有个老板说过,就是钱.公共资源的看守人们,也就是我们说的官员,研究他们也就是研究在中国的得钱之道.很遗憾我从小就没有这个能力,我是个很内向很内向的人.也许有一天我会改变,因为思考的力量是如此的就巨大.

然后说说什么才是我想要的幸福.社会的结构在做着我不能控制的变化.我无力改变世界,也无力改变别人,我只能让我自己在我自己的原则下悄悄的适应.一直以来我都想做一个平凡的人.因为我认为多大的努力就有多大的收获,上天不会偏向任何一个人.我不想过多的改变别人,也不希望别人过多的改变我.能有足够的钱来孝敬老爸老妈,能有足够的钱来做想做的事,买想买的东西就足够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