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刚刚开始误会来的更快!

看见你,我竟呆了。瞪视你的片刻,我只想盘膝坐下,合什,垂首。从此永不再抬头,但抬手抚抚浓黑的发,我知,三千烦恼仍在。

了解刚刚开始误会来的更快!

还记得吗?那一世,你为古刹,我为青灯;那一世,你为落花,我为绣女;那一世,你为清石,我为月芽儿;那一世,你为强贼,我为骏马。

了解刚刚开始误会来的更快!

我知道,我将生生世世与你结缘。于是我跪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在最美丽的时候遇见你,求他让我们结一段美丽情缘。佛于是把我变成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了解刚刚开始误会来的更快!

阳关下,我慎重的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企盼,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泪水。然而你,终于无视的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那不是花瓣,那是我破碎的心。我就是这样枯萎了,在我死去的那一瞬间,我看清了你脸上的惊讶,你捧住我的枝叶,泪湿衣襟。那一刻,我含笑。回到佛前,我泪垂不止,长跪不起。佛垂首,叹息。你还记得吗?这是三生石上的第一生。

了解刚刚开始误会来的更快!

那一世,你为皇帝,我为战俘。你是那样意气风发,少年得志的轻狂皇帝。在我父兄叛乱之后,你怒发冲冠,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我满身愧疚,满心痛楚女扮男装希望蒙混过关,然而终被你发现认出,在你杀光我的族人后,强掠我回宫。这一役,你稳定了疆土,扩充了版图,又带回一位满身素缟的异族皇妃。

了解刚刚开始误会来的更快!

我怎么不记得,你在我耳边细语,你说:你等我好苦,你会爱我,照顾我,生生世世长相厮守。我眼含泪水,无语凝咽。是的,我爱你,在生命的轮回中,我是经过了怎样的企盼与祈祷才与你相逢。

了解刚刚开始误会来的更快!

然而我恨你杀我父兄,破我家园。你看我的眼里有无限痴迷,而我只能紧闭双眸,心如刀绞。午后的阳光透过层层宫幕,光点与灰尘在阴暗的宫殿里飘浮。我突然觉得生命抽丝般离我而去。我伸出如兰手指轻抚你的面颊,你带着沉重喘息将我紧抱怀里。我知道,这一生你不愿再放开我。

了解刚刚开始误会来的更快!

然而我,抽出你腰间匕首刺入心脏。我无声的睁大了双眼,泪流满面,轻声说:“对不起”。是的,我就这样自绝在你面前,我很残酷。弥留中,我看到你莫大的悲愤与悲伤,我听见整个宫殿回荡着你无助的哀啸。你咬破中指,将一滴鲜血点在我颈后,指天发誓,以此为印,永不弃我。那一刻,我心碎。你还记得吗?这是三生石上的第二生。

了解刚刚开始误会来的更快!

我于苦海中挣扎沉浮,哀求了七百年,佛终于肯原谅我,向我伸出莲花圣手,让我再次遇到你。然而你却不记得我了。轻抚颈后,那血红胎记竟在发烫。便为了这前世未了的宿孽,我在你孤傲的身姿下握住一把残破旧事。

了解刚刚开始误会来的更快!

那一世,你舍了十亿世界须弥的泪,今生,我还可以为你痴候吗?我随时光的河顺流而下,许多许多次,许多许多相遇时怔仲间流过的刹那,许多许多远离后回首时开启的叹息,或许,你早已忘了。对我微笑吧,即使那微笑里有千里的距离,我也心动。对我怒视吧,若那怒视里有疾心的责备,我亦无悔。然而你只是漠然。每日夜里,我含泪祈祷神明,如果你看了我一眼,我就会幸福的死掉,如果你不看我,我就会痛苦的死掉,是不是爱一个人就是这样生生死死的又心甘情愿。而你,仍是漠然。

了解刚刚开始误会来的更快!

我等候的心痛苦又幸福着,我微笑的看着你从我身边无视地走过;看着你的目光从我头顶越过,有你存在的故事里,怎么样的结局都好。岁月在身旁的风里飞扬,百年,千年,万年,没有人知道这百年的等待,千年的情缘,万年的依恋最终会怎样灰飞烟灭。也许在一个又一个的瞬间里,我从你孤傲的眼里看到一丝迷惑,一种顿悟,一些温柔,这于我已足够。

了解刚刚开始误会来的更快!

太阳温柔,听耳边许多新鲜又陌生的笑声响起,于是想:三生已过。来生,你还在吗?

了解刚刚开始误会来的更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